栏目导航

news

军事新闻

主页 > 军事新闻 >

65亿礼来要买“会思考”的胰岛素打造糖尿病新疗法

发布日期:2021-07-22 19:1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礼来(Eli Lilly)宣布将斥资10亿美元(约合64.89亿人民币)收购生物技术公司Protomer Technologies。通过这笔交易,礼来将获得Protomer实验性葡萄糖反应性胰岛素的药物资产。

  在本次收购之前,礼来已经对Protomer进行了种子轮投资,并持有14%的股权。如今进行剩余股权收购,将这家公司彻底收入囊中后,礼来将会进一步推动其产品的研发。

  自从胰岛素被成功提取,并逐渐被大规模生产以来,该药物便成为了控制糖尿病病情的主要药物之一。即便在新型控糖药物层出不穷的今天,胰岛素及胰岛素类似物(也称3代胰岛素)仍是1型糖尿病和口服降糖药无效2型糖尿病患者控制血糖的首要选择。

  然而在患者日常使用时,想要按照即时的生理状况进行药物输注,就必须频繁测血糖,不仅十分麻烦,而且取血过程会造成疼痛甚至感染,患者依从性有限。

  不仅如此,传统的血糖测量与胰岛素注射方式难以保证血糖的及时控制。无法及时降低高血糖,而过量输注后瞬时的低血糖也会带来不适,甚至引发死亡风险。

  当下对这一情况的普遍解决方法,是利用实时血糖监测系统搭配可以自行输注胰岛素的胰岛素泵,形成监测-输注的控制闭环,从而保证血糖的动态平衡,增强疾病控制,降低患者低血糖的发生几率。

  然而应用方法控糖,一方面需要两个贴身、植入的器械,无法避免侵入性,随身的器械也会带来较多不便;而且即便在该系统的帮助下,也只是根据即时的数据进行胰岛素释放,并不能保证输注之后短时间内的血糖平稳。

  虽说当前相关器材轻量化研发不断推进,软件方面的算法同样在不断改进,但这种系统想要发展完美,仍有待产品的迭代。

  而相比之下,Protomer的葡萄糖反应性胰岛素,便是一种能减少麻烦、降低风险、安全控糖的一种新产品。

  该公司建设了一个全新的蛋白工程平台,可以使治疗性蛋白与特定的分子激活剂结合后产生特异性反应,从而实现药物功能的开关。

  利用这一研发平台,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全新的胰岛素药物。简单来说,这种药物以葡萄糖为激活剂,其可以实时感知血液内的葡萄糖分子,血糖越高,与葡萄糖结合后生效的药物分子越多,控糖效应也就越明显。

  如此一来,患者在血糖升高时情况会被快速控制,而在血糖降低时药物效应则会减弱,从而避免造成低血糖。

  借助这种“会思考”的胰岛素,患者得以更为精确且简便地进行病情控制。每天只需一针,便能持续、安全地控制血糖浓度。

  不过礼来作为糖尿病领域的巨头,多年来依靠着控糖产品已经获得了大量收益。坐守金山便好,为什么又要进行“自我革命”?

  2020年,礼来总营收达245.40亿元,其中糖尿病产品销售额高达118.34亿元,占总营收的48.22%。该公司对糖尿病产品的依赖可见一斑。

  当前礼来糖尿病产品的增长,主要依靠的是Trulicity(度拉糖肽)和Jardiance(恩格列净)两个降糖药物产品。

  反观胰岛素产品,无论是Humalog(重组赖脯胰岛素)、Humulin(重组人胰岛素)还是Basaglar(甘精胰岛素),其销售额要么增长有限,要么已经出现下降。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由于涉嫌“欺诈”、“提高胰岛素药物价格”,胰岛素三大巨头赛诺菲、诺和诺德、礼来,以及几位药房经理正在面临来自多家药品经销商的集体诉讼。

  实际上,由于被怀疑联手垄断、操控价格,胰岛素巨头们在早年间已经受到了诸多指控。龙头们大打专利战、排除异己,并将诉讼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的行为已经受到了舆论的广泛批评。

  另一方面,胰岛素巨头们本就不是铁板一块。而随着老一代胰岛素专利逐渐到期,仿制药不断上市争抢市场的情况下,只是对胰岛素产品进行简单的更新换代,似乎已经不太足够。

  在诉讼压力与胰岛素产品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寻求新的增长点便成为了礼来必须完成的任务。

  另一方面,早在2018年8月,诺和诺德便已经收购了葡萄糖反应性胰岛素研发公司Ziylo。

  为了在这一领域不位居人后,礼来在2020年10月找到了Protomer进行种子轮融资,www.ok2123.com,并在仅仅九个月后进行全资收购,其中的竞争意味不言自明。

  作为已经历过Cymbalta(度洛西汀)和Evista(雷洛昔芬)两款明星药物专利相继到期、销售额骤减等“至暗时刻”的“老资格”,礼来对于这一情况更是不陌生,也绝对不想再来一次。

  尤其在如今,胰岛素产品组合销售额持续下降、勃起障碍药物Cialis销售额腰斩的情况下,礼来虽然靠着一系列新药撑起了增长的势头,但想要保持这一趋势,就不能坐吃山空。

  至少在销售额占20.65%的Trulicity专利到期之前,该公司必须找到新的业绩增长点。

  因此,除了巩固自身在糖尿病领域的优势以外,礼来也正通过各种方式寻找发展空间。

  一方面,其不断投入研发。自2016至2020年,研发投入营收占比始终超过20%,并长期保持稳定,在一众对研发不吝投入的大型药企之中也可以说是名列前茅。

  另一方面,礼来陆续进行收购,仅在2020年,其便收购了皮肤病学生物制药公司Dermira、 SARM1抑制剂开发公司Disarm Therapeutics以及开发神经退行性疾病基因疗法的Prevail Therapeutics。

  纵观其过往历史,虽然也有80亿美元收购Loxo Oncology、65亿美元收购Imclone之类的大收购,但总体来说其收购往往金额相对较小,只追求单个领域的突破,而不追求引人关注的大型扩张。

  当然,其对管线的扩充不止局限于收购,对创新药企业的合作也是其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

  仅2020年,其便与中国的信达生物复创医药君实生物,英国的Sitryx和Evox以及加拿大的AbCellera等公司达成合作协议,从而获得了它们药物的部分权益。

  这些药物适应症领域包含肿瘤、自身免疫病以及新冠药物,其丰富性也显示了礼来向多个方向探索的意图。

  作为代谢领域的霸主,礼来近年来在免疫和肿瘤领域的增长颇令人瞩目。而依靠着收购与合作,该公司或许能逐渐在更多领域站稳脚跟,并找到新的“重磅药物”,铸就新的辉煌。

  从社会学概念,分析社交是什么,社交网络如何形成,社交资产是什么?有没有想过,众多挑战者们在社交赛道打不过微信,是不是因为不对称竞争的原因?

Power by DedeCms